《儿童年龄保护法》备忘录

9,286 个浏览

《儿童年龄保护法》公布后,移民局和国务院在过去几年内根据具体情况又对新法的内容进行补充。全国移民法中心网站(www.nilc.org)对保护法以及后来几个备忘录的有关条款进行了详细解释。其主要内容如下。

一、移民局和国务院用公民为其未婚子女提出亲属移民申请(I-130)时的子女年龄,来决定该子女是否符合直系亲属儿童(immediate relative child)的条件。例如,一位美国公民为其20岁的子女提出亲属移民申请,其子女就可保持这个年龄直到移民完成,尽管实际年龄已经超过21岁。另一条件是必须未婚。

如果绿卡父母为其外籍子女提出亲属移民申请(I-130),后来父母又入籍成为美国公民,其子女年龄也就固定在父母入籍那天的年龄,不再增加。该子子女的移民排期由第二优先转为第一优先。

公民第三优先的已婚子女如果后来离婚,其年龄就固定在离婚当日,不再增加。例如,如果该子女在离婚当天年龄不到21岁,他或她就保持在离婚时的儿童年龄不变,移民类别也由第三优先升为第一优先。

二、移民局和国务院把保护法扩展到其它类别的外籍子女,以避免他们「超龄」。这些子女可以是随同父母一起移民、随后加入移民、职业移民和分开移民。但是,他们必须在签证名额出现后的一年内提出签证或调整身分申请。不幸的是,移民局和国务院仅把递交移民申请和批准申请之间的时间减去,但申请批准后等待签证名额的时间不能除去。这对等待签证名额的时间较长的移民不利。

三、保护法还惠及政治庇护获准者和难民的子女。如果在父母提出政治庇护申请时其子女小于21岁,尽管在庇护申请批准后其子女超过21岁,那么一旦其父母庇护申请获得批准,该子女仍然被认为符合衍生的庇护申请状态(derivative asylum status)。他们可以和父母一样获得难民绿卡。

四、生效日期。该保护法适应于在移民局或者国务院等待审批的案件。这些案件包括移民申请已获批准、但是尚未调整身分或没有获得签证名额的申请。

保护法优于移民法

纽约法拉盛移民律师邹贤峰认为,2002年8月6日的《儿童年龄保护法》是对此前的移民法有关条款的重要修改。过去,因为处理移民申请工作量大、处理时间较长,「子女很容易超龄」。他说,保护法对移民法有关条款做了以下修改。

一、保护法计算子女年龄时以提出亲属移民申请(I-130)的日期为准。在公民父母提出子女移民申请时,子女只要不超过21岁就行。在此期间,子女年龄可以「冻结 」,而过去是以亲属移民申请批准之日为准。这之间有好几个月的时间可以减去。

二、绿卡父母申请未超龄子女后,如果父母入籍时子女仍然没有超龄,其子女仍然符合保护法。这样,子女可由亲属移民第二优先转换为第一优先。过去,绿卡入籍后,还要通知移民局或全国签证中心,「现在这种转换自动进行 」。

三、美国国务院在每月第一天公布移民签证排期。只要移民签证排期一到,在境外等待配额的许多华人子女就受到保护法的保护,就有资格申请移民签证。而在过去,配额到了不算,要等到移民签证接受处理时年龄不超过才行。

四、保护法规定,在移民签证配额到达时,子女的年龄可以不变。因此,子女拿到移民签证后在规定时间内进入美国即可。但是,过去子女拿到签证不能算数,要人进入美国境内不超龄才行。有人申请签证时年龄不超过,但是入境美国时却超过了,最后被拒绝入境。

五、政治庇护获准人子女也享受保护法的保护。保护法把庇护申请人子女的年龄固定在提出庇护申请的当日。如果庇护被批准,其子女可享受该保护法的保护。「一大批华人子女由此受益。」过去,如果庇护申请获得批准,其子女的年龄按照批准之日算起。新法和旧法之间年龄相差好几年。

子女移民四种类型

邹贤峰说,这个儿童年龄保护法大致包含子女移民的四大类别。这些都是华人移民常常遇到的类别。因此,该法对华人的影响很大。他把这几个类别分别介绍如下。

一、公民为未成年子女提出亲属移民申请(I-130)。如果其子女没有超过21岁,就属于亲属移民中的一类优先,不需排期。对华人移民来说,这些子女主要是公民的继子女,即美国公民与中国大陆的公民结婚,而中国公民有上次婚姻留下的子女。其移民大约需要一年左右。

过去,一些偷渡来美的中国人与美国公民结婚,然后美籍配偶为外籍配偶提出亲属移民申请。如果这个外籍配偶是再婚,其申请还包括其前次婚姻的子女。因为公民子女不需要排期,因此那些继子女很快拿到移民签证,来到美国。但是,其生父或生母尚未获得绿卡,甚至其移民申请也被拒绝。因此,现在广州领事馆的政策是,等到其在美国的生父或生母拿到绿卡后,才批准这些继子女的移民签证。

二、绿卡为未成年子女提出移民申请(I-130)。常见的情况是,父母或一人先移民美国,然后为境外子女提出移民申请。这种情况需要排期,子女的排期取决于出生地所在国家的移民配额。

三、父母为子女提出随后加入移民申请(I-824)。一般情况下,父母自己的移民申请获得批准。当他们排期到达、进行调整身分时,为子女提出移民签证申请。有的父母等到自己拿到绿卡后,再为子女提出申请。他估计,该类申请大约需要两年时间。

四、政治庇护获准者申请难民家属(I-730)。这种情况在福州人和温州人中比较普遍。这些人透过各种途径来到美国后,提出政治庇护申请。庇护申请批准一年后,他们可以递交调整身分申请,并为子女申请难民家属签证。他估计,这类申请大约需要一年半的时间。

测试骨龄计算年龄

邹贤峰说,在儿童年龄保护法尚未出现前,领事馆都是按照过去的移民法办理。如果觉得受益人年龄有假,他们可以要求测试骨龄,以决定该子女是否可以移民。

这位前广州美国领事馆官员称,广州领事馆内设有反伪造组,专门调查作假。「那些人有独立的调查管道,派人核实有关资料。C「如果有的子女看起来老相,与填写的年龄不一致,他们就要进行测试,并可能进行调查。

领事馆的人员在审核申请文件时,比较注意文件中的细节。「如果填写太离谱,就会有麻烦。」例如,两个孩子生日接近,相差仅几个月,就会引起注意。有的申请与中国的风俗不符,也会引起怀疑。例如,有人先生孩子后结婚,也会引起怀疑。

有时领事不相信受益人的生日,要求他们做骨龄测试。他说,医师透过测试受益人的腕骨,就可以判断被测试人的年龄。测试的年龄与实际的年龄相差不过三个月。他本人曾经经手过一个这样的案例。

这是一桩亲属移民申请案。父亲先来美国,移民申请获准后,开始申请妻子和两个儿子。但是,领事馆不批两兄弟的移民签证,理由是估计两人超过21岁,尽管两人的出生公证上并未超过。于是,领事馆要求两兄弟做骨龄测试。当时,广州领事馆指定广东省人民医院进行检查。检查结果显示,两人都没有超过21岁。于是,领事馆不得不批他们的移民签证。他说,广州领事馆比较相信广东省人民医院,因为该医院属于涉外单位,不愿意作假。

他说,美国国务院对各个驻外使馆都有指示,认为领事馆有义务加快处理即将超龄子女案件。但由于各个领事馆积累的案件太多,不可能一一做到。因此,如果子女即将超过这个年龄界限,就要要求移民局和领事馆尽快处理。如果自己不能写信催促,就要聘请律师。

超过期限遭遇麻烦

邹贤峰说,许多华人认为,尽管其子女已经超过21岁,但因为有了儿童年龄保护法,他们的子女肯定能来美国。他们不知道,如果不在一年期限内为境外子女提出签证申请,这个移民名额就会作废。

他说,有的华人不请律师,而是自己提出移民申请。移民申请批准后,申请转到全国签证中心(NVC)。该中心要求申请人提供经济担保书(I-864),但是申请人的经济收入较低,无法提出合格的担保书。

申请人并不著急,而是慢慢寻找合作担保人(cosponsor)。一年后,合作担保人找到,出具的经济担保符合条件,批准书转到广州领事馆。广州领事馆因为其申请超过一年,故拒绝其子女签证申请。

申请被拒绝后,申请人找到律师。邹贤峰写信对此说明。他在信中强调,时间被耽误是因为协调合作担保人所致,并非申请人本意。他说,如果承认是自己的责任,该申请肯定不能获准。

但是,如果说明拖延有不可避免的原因,则这个拖延就情有可原。他在信中说,因为合作担保人一次只提供一点文件,因此,花费了许多时间才把文件凑齐,故在一年后才提出担保。「最后,后,这个申请也过了。」

偷渡儿童获得保护

纽约华埠移民律师潘少玲是个独自开业不久的华裔律师。她过去在其它移民律师事务所工作时,曾经办理好几个涉及到保护法的案例。例如,一位福州人申请庇护成功,而其儿子也偷渡美国,最后在美国随父亲调整身分。

这位福州人在中国生有两个孩子,以计画生育为由申请政治庇护。2002年8月,他按照法官安排在纽约上最后一庭。在此之前几个月,其大儿子从洛杉矶偷渡入境被捕,也在当地申请政治庇护。「因为时间紧迫,儿子的申请来不及和父亲合在一起。」

结果,父亲的庇护申请获得批准。接著,儿子的申请转到纽约出庭。这时,儿子的年龄刚刚超过21岁。她说,当时儿童年龄保护法刚刚生效,法庭中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有的法官说可以保护,也有的法官讲不能保护。」她说,当时有几个类似的案件,有的法官让申请人三个月后回来看看。

但是,他儿子的法官决定延期审理其庇护申请,因为法官无法肯定儿子是否受到这个保护法的保护。而政府律师认为这个法律不可延伸到儿子的申请上。后来,几个备忘录出来以后,人们才比较清楚。对申请政治庇护来说,子女的年龄以提出庇护的日期为准。

法官对其儿子的案件进行行政性关闭。后来,法官允许父亲为儿子提出难民家属申请(I-730)。法官批准,并将儿子案件关闭。结果,儿子和父亲一起提出调整身分申请(I- 485)。她说,在其儿子偷渡时,保护法尚未出来。「现在有了这个法律,子女可以不冒这个险了。」

申请开案保持连续

纽约森林小丘移民律师施国慧(Marie J. Scavetta)说,她的客户中近80%是华人。儿童年龄保护法很清楚,现在都是以提出申请为准。只要符合条件,其子女就可受到保护。如果申请被拒,也要提出重新开案或上诉,以保持身分不致中断。

她的一位华人当事人来自中国河南,2001年在加州申请XXX政治庇护获准。庇护成功后,他来到纽约找工作。2002年10月21日,他提出难民家属申请,准备把两个女儿办到美国。2005年12月,其两个女儿排期到达,北京大使馆通知她们前往使馆进行签证面谈。

姐妹俩向面谈的领事提供四张家庭照片。但是,面谈官员认为这四张照片并不能证明父亲和两个女儿的关系。于是,面谈官员要求她们提供更多的照片。姐姐一开始说还有许多照片,后来却说没有照片了。

大使馆要求她们回去收集相关资料,并在一个月内寄给大使馆。但是,两个女儿没有在一个月内提供照片和其它证据。这是因为一些旧照片已经遗失,她们只好向亲戚和朋友索取。资料收集花费了几个月的时间。

在她们把这些资料寄给大使馆后,大使馆认为两人没有按照时间要求提供资料,因此拒绝其移民申请,并把申请寄回到移民局。当事人后来找到施国慧律师。律师从资料中发现,其过去的律师并未将这30天期限告诉当事人。

她为申请人的两个女儿提出开案申请(mo-tion to reopen)。开案需要理由。其理由就是过去的律师收到大使馆的通知后,并未告知申请人,导致申请人的两个女儿未能及时提交证据。因此,移民局应该再给一次机会。

2006 年8月11日,移民局批准其开案申请,申请又转到北京。这时,其大女儿的年龄已经超过21岁。施国慧说,如果申请人提出开案申请,这个案件就处于一直等待状态之中。因此,其子女的年龄可以保持不变。提出上诉也是这样。目前,其两个女儿正在等待问话。她估计,这次应该没有问题。

保护法律冻结年龄

施国慧说,这个儿童年龄保护法对新移民来说非常重要。如果按照移民法,许多新移民的超龄子女不能和父母一起移民美国。而保护法却能够冻结子女的年龄,使得他们和父母一同来美。

她曾经办理过一个华人的兄弟姐妹移民。申请人很早就从台湾移民美国,入籍成为公民。1995年1月,她为仍然居住在台湾的妹妹提出移民申请(I-130)。 1995年9月,移民申请获得批准。当时,妹妹已婚,育有四名子女。他们分别生于1975年、1983年、1985年和1991年。

2006年5月,申请人妹妹一家排期到达。他们的移民申请已经转到美国在台协会。她说,这个儿童年龄保护法对第三个孩子至关重要。在排期到达时,第三个孩子是21岁又四个月。保护法可以减去申请处理的时间。因此,把九个月减去后,第三个孩子仍然不足21岁。

她说,如果没有这个保护法,前三个子女都不能和父母一起移民美国。目前,他们一家正在等待在台协会的面谈。施国慧估计,父母和后两个子女的移民签证应该没有问题。

她说,过去近10年来,美国移民法变化太大,「几乎每天都有变化 」。作为移民律师,她天天要追踪法律的动向。「移民律师不仅要知道法律过去的变化,而且还要预测将来的变化。」她建议,申请人一定要找专业人士咨询,因为「道听涂说不一定正确」。

法律较新执行困难

黄唯律师说,儿童年龄保护法复杂多变,而且移民局和领事馆对该法执行也不如意。因此,许多子女移民申请久拖不办。在这方面,专业律师可以发挥更大作用。

她举例说,她的一位当事人于1998年1月以商务考察签证从中国大陆来到美国,找到工作后就留了下来。其公司为其申请职业移民。2001年3月15日,其雇主为其提出三类优先的劳工移民申请,当年10月申请获准。当年11月底,他为其女儿提出随后加入移民申请(I-824)。

2005年初,其移民签证排期到达。2月4日,他的调整身分申请(I-485)获得批准,当月其护照被盖上绿卡印章。同时,其女儿的移民申请也于同日获准。但是,其女儿生于1998年7月,移民申请批准时年龄已经超过21岁。

2005 年3月7日,律师向美国驻广州领事馆提出当事人女儿的移民签证申请。随信寄去所有证明文件。它们包括其女儿移民申请的批准书原件、移民局发出的其女儿移民申请的收件通知、申请人的护照绿卡印章、申请人的职业移民申请批准书和调整身分申请书。申请最后还附上国务院的230表第一部分、受益人的中文地址以及「申请人有一个广州案件号码 」。

但是,这个案件很长时间没有音讯,多次联系也没有结果。最后,她只好给该州的两位联邦参议员写信,请他们出面和美国国务院联系,使广州领事馆执行儿童年龄保护法。

议员出面最后获准

黄唯说,果然,联邦参议员在其中发挥作用。2005年8月15日,两位联邦参议员共同给当事人及其律师回信,说明他们工作的成效。他们在信中说,美国驻广州领事馆已经对他们的询问做出答复。按照该馆有关官员的说法,领事馆已经收到当事人女儿的移民申请批准书,而且给了一个新的号码。

联邦参议员的过问,并未使广州领事馆立刻处理当事人女儿的移民申请。收到参议员的来信后,半年过去了,仍然没有回音。一年过去了,当事人的女儿仍然没有排到签证问话。于是,律师不得不再次给广州领事馆写信。

2006年10月3日,律师向广州领事馆移民签证组(Immigration Visa Unit)提出申请,请求他们赶快安排签证问话。在这封信内,她把上次寄去的文件重新寄去一遍,同时还有申请人的绿卡复印件。

她在信中提醒他们:受益人的优先日期(priority date)应该是2001年3月15日。这一天是劳工部接收申请人提出劳工证申请的日子。2001年3月的签证已经排到。因此,领事馆应该尽快安排其子女面谈。目前,当事人的女儿已经通过面谈,获得移民签证。

黄唯说,这个案件的关键是其子女受到儿童年龄保护法的保护。她认为,华人申请人遇到这种情况不要轻易放弃。再不行,就要请联邦参议员出面。

原创文章,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转载自熊猫美国签证 [ http://www.usaqianzheng.com ],违者必究。

1 个评论 (+我也要评论!)

  1. zuyupeng
    十二 12, 2010 @ 14:14:55

    不错的博客啊,希望经常能看到过好的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