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结婚类移民的申请难度将要增加

17,143 个浏览

一直以来,与美国公民结婚是获得美国绿卡的最快途径。 不僅公民配偶容易獲得綠卡,而且與前夫或前妻生下的孩子也能同時移民美國。不仅公民配偶容易获得绿卡,而且与前夫或前妻生下的孩子也能同时移民美国。 但是,這樣的好日子可能已經一去不返了。但是,这样的好日子可能已经一去不返了。 一些紐約移民律師反映,現在美國駐廣州領事館對結婚移民把關特嚴。一些纽约移民律师反映,现在美国驻广州领事馆对结婚移民把关特严。 「現在的結婚移民調查是上天入地。」有的案件不僅調查中國受益人,甚至調查美國申請人。 「现在的结婚移民调查是上天入地。」有的案件不仅调查中国受益人,甚至调查美国申请人。

紐約畢斯特、慕嘉模及克萊納(Barst Mukamal & Kleiner)律師曹楊親民最近辦理一起美籍華人申請大陸妻子的移民案。纽约毕斯特、慕嘉模及克莱纳(Barst Mukamal & Kleiner)律师曹杨亲民最近办理一起美籍华人申请大陆妻子的移民案。 當事人在2002年遞交移民申請,但至今沒有獲准。当事人在2002年递交移民申请,但至今没有获准。 移民局兩次批准,廣州領事館兩次拒絕。移民局两次批准,广州领事馆两次拒绝。 最後,國務院調查部門專門約他面談三小時,拿出幾件證明其婚姻不實的證據,表示「還有很多」,並將「繼續進行調查」。最后,国务院调查部门专门约他面谈三小时,拿出几件证明其婚姻不实的证据,表示「还有很多」,并将「继续进行调查」。

紐約移民律師鄭毅說,領事館常通過直接調查以及運用一些模式,來決定申請人的婚姻是否真實。纽约移民律师郑毅说,领事馆常通过直接调查以及运用一些模式,来决定申请人的婚姻是否真实。 有時,領事館也委託美國國內的移民局調查。有时,领事馆也委托美国国内的移民局调查。 例如,廣州領事館講中文的工作人員打電話給美國的申請人,看他是否和前妻仍然住在一起。例如,广州领事馆讲中文的工作人员打电话给美国的申请人,看他是否和前妻仍然住在一起。 他們還會打電話到女方家中,問「某某(女方前夫名字)在家嗎」,如果女方回答「他剛剛出去買東西,一會兒就回來」,領事館就確認女方並未真正離婚,因此拒絕其簽證。他们还会打电话到女方家中,问「某某(女方前夫名字)在家吗」,如果女方回答「他刚刚出去买东西,一会儿就回来」,领事馆就确认女方并未真正离婚,因此拒绝其签证。

廣州華洲環球移民諮詢公司副總裁張洵接受記者電話採訪時表示,廣州領事館每天面談兩三百個移民簽證,其中結婚移民的申請占一半。广州华洲环球移民咨询公司副总裁张洵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广州领事馆每天面谈两三百个移民签证,其中结婚移民的申请占一半。 領事館知道,這裡面假的很多,但很難查證,而是「增加申請難度」。领事馆知道,这里面假的很多,但很难查证,而是「增加申请难度」。 稍有問題就要求解釋,再從解釋中找出破綻,最後拒絕。稍有问题就要求解释,再从解释中找出破绽,最后拒绝。 「領事館目的就是讓你知難而退。」 「领事馆目的就是让你知难而退。」

▋增加難度逼退假案 ▋增加难度逼退假案

張洵說,目前,申請結婚移民最困難的是兩類人:一是來自福建福州和廣東台山的受益人;二、和美國白人結婚的其他省市的公民配偶。张洵说,目前,申请结婚移民最困难的是两类人:一是来自福建福州和广东台山的受益人;二、和美国白人结婚的其他省市的公民配偶。 他說,溫州人通過結婚移民的不多。他说,温州人通过结婚移民的不多。

在結婚移民中,福建籍申請人較多。在结婚移民中,福建籍申请人较多。 他說,福建於1980年代興起偷渡潮,許多男人偷渡到美國,而妻子兒女留在中國,但是許多人無法解決身分。他说,福建于1980年代兴起偷渡潮,许多男人偷渡到美国,而妻子儿女留在中国,但是许多人无法解决身分。 現在,福建人想通過與公民結婚移民美國。现在,福建人想通过与公民结婚移民美国。 他說,台山人移民美國歷史悠久,「當地年輕人的人生大事就是出國」。他说,台山人移民美国历史悠久,「当地年轻人的人生大事就是出国」。 他舉例說,一名台山女孩申請結婚簽證被拒後,整天在領事館周圍轉悠,就是不回家,因為「回家沒有面子」。他举例说,一名台山女孩申请结婚签证被拒后,整天在领事馆周围转悠,就是不回家,因为「回家没有面子」。

從2006年開始,一些中國婦女通過交友網站和美國白人談戀愛。从2006年开始,一些中国妇女通过交友网站和美国白人谈恋爱。 「這些婦女大數是三、四十歲的婦女,多數人離婚,帶著孩子。」她們在中國很難再婚,就把目光放到美國。 「这些妇女大数是三、四十岁的妇女,多数人离婚,带着孩子。」她们在中国很难再婚,就把目光放到美国。 許多人動機很單純,就是找個丈夫。许多人动机很单纯,就是找个丈夫。 美國男人大都是50歲到70歲,想找個妻子照顧他們生活,雙方一拍即合。美国男人大都是50岁到70岁,想找个妻子照顾他们生活,双方一拍即合。

但是,這些婦女出來後,把美國情況傳回國內,有人開始騙婚。但是,这些妇女出来后,把美国情况传回国内,有人开始骗婚。 「與美國男人聊天的是一個人,但是結婚的卻是另外一個人。」有的人設法騙錢。 「与美国男人聊天的是一个人,但是结婚的却是另外一个人。」有的人设法骗钱。 例如,見面後突然說父親生病,要求美國男友出錢。例如,见面后突然说父亲生病,要求美国男友出钱。 在中國大陸,與美國白人假結婚最多的有兩個地方:瀋陽和廣西。在中国大陆,与美国白人假结婚最多的有两个地方:沈阳和广西。 美國駐廣州領事館在網站上列出二、三十個典型案例,提醒那些到中國找太太的美國公民。美国驻广州领事馆在网站上列出二、三十个典型案例,提醒那些到中国找太太的美国公民。

▋假案很多防不勝防 ▋假案很多防不胜防

張洵說,他在這個行業做了十多年,見到假結婚太多了。张洵说,他在这个行业做了十多年,见到假结婚太多了。 「有時,他們一進門,剛露出口音,我就知道他們要做什麼。」他說,只要看到是假的結婚申請,他就不做了,因為美國領事館那一關過不了。 「有时,他们一进门,刚露出口音,我就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他说,只要看到是假的结婚申请,他就不做了,因为美国领事馆那一关过不了。

他舉例說,不久前他遇到一名美國女公民申請一福州農村男青年的案件。他举例说,不久前他遇到一名美国女公民申请一福州农村男青年的案件。 這個女公民在11歲時隨父母從家鄉移民美國,在美國完成大學學業,找到工作。这个女公民在11岁时随父母从家乡移民美国,在美国完成大学学业,找到工作。 申請書顯示,女公民曾經和男青年住在一個村子裡,互相認識,產生好感。申请书显示,女公民曾经和男青年住在一个村子里,互相认识,产生好感。 「我初步感覺這個申請是真的。」 「我初步感觉这个申请是真的。」

但是,他從資料中發現一個收據。但是,他从资料中发现一个收据。 收據顯示,女方為男方申請結婚移民,男方要支付女方65萬元人民幣,目前已經支付多少。收据显示,女方为男方申请结婚移民,男方要支付女方65万元人民币,目前已经支付多少。 他感到男青年付65萬元到美國不值,就建議這名男青年放棄移民。他感到男青年付65万元到美国不值,就建议这名男青年放弃移民。 但這名男青年告訴他,他的父親早年偷渡美國,開了一家餐館,但是沒有申請到綠卡。但这名男青年告诉他,他的父亲早年偷渡美国,开了一家餐馆,但是没有申请到绿卡。 現在父親年齡大了,想回國養老,但辛辛苦苦經營的餐館無人接手。现在父亲年龄大了,想回国养老,但辛辛苦苦经营的餐馆无人接手。 「因此,不管花多大代價我都要去美國!」 「因此,不管花多大代价我都要去美国!」

一名廣西女子結婚移民申請也給他留下深刻印象。一名广西女子结婚移民申请也给他留下深刻印象。 四年前,一名在美國政府從事保護證人工作的白人男子在網上與一個廣西女子認識,兩人在香港見了一面,男方為女方申請未婚妻簽證。四年前,一名在美国政府从事保护证人工作的白人男子在网上与一个广西女子认识,两人在香港见了一面,男方为女方申请未婚妻签证。 但是,他把女方的姓和名顛倒了,簽證被拒。但是,他把女方的姓和名颠倒了,签证被拒。 男方又為女方提出新的申請。男方又为女方提出新的申请。

後來,男方患上癌症,辭去工作,專心治病,花盡所有積蓄。后来,男方患上癌症,辞去工作,专心治病,花尽所有积蓄。 最後,男方只好住在姐姐家裡,「但女方仍然願意結婚」。最后,男方只好住在姐姐家里,「但女方仍然愿意结婚」。 最後,女方拿到簽證。最后,女方拿到签证。 三個月後,張洵收到男方弟弟的一封信,要尋找其哥哥的未婚妻。三个月后,张洵收到男方弟弟的一封信,要寻找其哥哥的未婚妻。 張洵告訴他弟弟,女方已經到美國去了。张洵告诉他弟弟,女方已经到美国去了。 但是,申請人弟弟回信說,女方拿到簽證後並未見其哥哥,哥哥一氣之下自殺了。但是,申请人弟弟回信说,女方拿到签证后并未见其哥哥,哥哥一气之下自杀了。 因為死者生前買有保險,而受益人是這名未婚妻,兄弟姐妹只得來找他的未婚妻。因为死者生前买有保险,而受益人是这名未婚妻,兄弟姐妹只得来找他的未婚妻。

張洵就和女方廣西家人聯繫,後來女方給他來封信說,她已經和另外一個白人結婚了,不要這個保險賠償,也不見其家人。张洵就和女方广西家人联系,后来女方给他来封信说,她已经和另外一个白人结婚了,不要这个保险赔偿,也不见其家人。 原來,這個廣西女子同時和幾個美國公民談戀愛。原来,这个广西女子同时和几个美国公民谈恋爱。 「我見過一些美國人被騙得很慘,但把人騙死的,這是第一個。」 「我见过一些美国人被骗得很惨,但把人骗死的,这是第一个。」

▋無跡可尋調查很難 ▋无迹可寻调查很难

張洵認為,結婚移民的調查很難進行,因為其無跡可尋,他遇到許多假的結婚移民。张洵认为,结婚移民的调查很难进行,因为其无迹可寻,他遇到许多假的结婚移民。 他的經驗是,越是假的,文件做得越充分,比真的更像真的。他的经验是,越是假的,文件做得越充分,比真的更像真的。 他把假的結婚移民分為三種類型:他把假的结婚移民分为三种类型:

第一類是金錢交易。第一类是金钱交易。 男女雙方事先講好價錢,辦一張綠卡付多少錢,帶一個小孩再加多少錢。男女双方事先讲好价钱,办一张绿卡付多少钱,带一个小孩再加多少钱。 「拿了別人的錢,美國公民就要幫人家辦事。」事情辦好,雙方拜拜。 「拿了别人的钱,美国公民就要帮人家办事。」事情办好,双方拜拜。

第二類是親戚朋友幫忙。第二类是亲戚朋友帮忙。 例如,一個親戚的孩子要來美國,美國親戚的孩子就去和他(她)結婚。例如,一个亲戚的孩子要来美国,美国亲戚的孩子就去和他(她)结婚。 「兩個人就是做戲,領事館根本找不到毛病。」領事館要什麼文件,他們就提供什麼文件,比真結婚的還多。 「两个人就是做戏,领事馆根本找不到毛病。」领事馆要什么文件,他们就提供什么文件,比真结婚的还多。 「領事館要求美國公民經常回國,他們就經常回去探親,實際上做什麼不知道。」 「领事馆要求美国公民经常回国,他们就经常回去探亲,实际上做什么不知道。」

第三類是美國男方是真的,而中國女方是假的。第三类是美国男方是真的,而中国女方是假的。 他說,這些到中國找對象的美國人大都職業不好,收入較低,如卡車司機、商品推銷員等。他说,这些到中国找对象的美国人大都职业不好,收入较低,如卡车司机、商品推销员等。 有的人甚至交不起房子,養活不起老婆孩子。有的人甚至交不起房子,养活不起老婆孩子。 女方就是想拿美國綠卡,拿到綠卡就走人了。女方就是想拿美国绿卡,拿到绿卡就走人了。

他說,許多受益人也會被騙。他说,许多受益人也会被骗。 例如,到廣州簽證需要三、四天,有人為了省錢,就住家庭旅館。例如,到广州签证需要三、四天,有人为了省钱,就住家庭旅馆。 許多騙子也住在家庭旅館,向申請人謊稱自己拿到簽證,是由於花錢請某某諮詢公司代為辦理。许多骗子也住在家庭旅馆,向申请人谎称自己拿到签证,是由于花钱请某某咨询公司代为办理。 「有的申請人把錢交給他,拿到錢人就不見了。」 「有的申请人把钱交给他,拿到钱人就不见了。」

▋兩類申請最易被拒 ▋两类申请最易被拒

紐約移民律師陳梅說,最近廣州領事館拒簽的中國大陸結婚移民申請很多。纽约移民律师陈梅说,最近广州领事馆拒签的中国大陆结婚移民申请很多。 她發現,目前紐約華人中兩類結婚移民最容易被拒絕。她发现,目前纽约华人中两类结婚移民最容易被拒绝。

一是申請人通過與公民結婚來到美國,入籍成為公民後離婚,回到中國與有孩子的人結婚,再申請對方(受益人)移民美國。一是申请人通过与公民结婚来到美国,入籍成为公民后离婚,回到中国与有孩子的人结婚,再申请对方(受益人)移民美国。 二為申請人通過商務考察簽證(B-1)、探親旅遊簽證(B-2)來美,與留在大陸配偶申請離婚,然後與美國公民結婚。二为申请人通过商务考察签证(B-1)、探亲旅游签证(B-2)来美,与留在大陆配偶申请离婚,然后与美国公民结婚。 他們拿到公民身分後再離婚,然後回到中國大陸尋找配偶。他们拿到公民身分后再离婚,然后回到中国大陆寻找配偶。

這些申請人按照中國大陸配偶的不同,可分為兩類:第一類是申請人與原配重新結婚,再申請原配移民美國;第二類為申請人回到中國找離異帶孩子的配偶,但這些配偶的原配身在美國,沒有身分。这些申请人按照中国大陆配偶的不同,可分为两类:第一类是申请人与原配重新结婚,再申请原配移民美国;第二类为申请人回到中国找离异带孩子的配偶,但这些配偶的原配身在美国,没有身分。 這類申請人以福州籍和溫州籍的華人為主。这类申请人以福州籍和温州籍的华人为主。

她說,如果受益人的前夫在美國,廣州領事館就基本斷定這是假結婚,他們花錢通過結婚移民的方式幫配偶和孩子辦綠卡。她说,如果受益人的前夫在美国,广州领事馆就基本断定这是假结婚,他们花钱通过结婚移民的方式帮配偶和孩子办绿卡。 領事館認為,如果通過偷渡途徑來美國,不僅花費七、八萬美元,而且沒有合法身分。领事馆认为,如果通过偷渡途径来美国,不仅花费七、八万美元,而且没有合法身分。 「通過結婚移民,儘管花的錢和偷渡費差不多,但是可以拿到綠卡。」 「通过结婚移民,尽管花的钱和偷渡费差不多,但是可以拿到绿卡。」

在申請移民簽證時,受益人要填寫原來配偶的情況。在申请移民签证时,受益人要填写原来配偶的情况。 「這些原配或者政治庇護已經失敗,或者正在上訴期間,無法把他們帶進美國。」這些受益人在美國駐廣州領事館中就聲明「原配離家多年,不知去向」。 「这些原配或者政治庇护已经失败,或者正在上诉期间,无法把他们带进美国。」这些受益人在美国驻广州领事馆中就声明「原配离家多年,不知去向」。 但是,領事館簽證官心裡明白。但是,领事馆签证官心里明白。

▋擔保不足特徵之一 ▋担保不足特征之一

陳梅說,她遇到的這類申請都是申請人先在移民事務所辦理申請文件,等到廣州領事館拒簽後,他們才找到律師事務所。陈梅说,她遇到的这类申请都是申请人先在移民事务所办理申请文件,等到广州领事馆拒签后,他们才找到律师事务所。 「他們來找我們,是想重新做一次申請。」但是,有了拒簽的經歷,對再次申請不利。 「他们来找我们,是想重新做一次申请。」但是,有了拒签的经历,对再次申请不利。

她指出,這類申請一般都會拒絕,主要原因是經濟擔保不夠,都找了副經濟擔保人。她指出,这类申请一般都会拒绝,主要原因是经济担保不够,都找了副经济担保人。 「幾年前,紐約華人社區買賣經濟擔保書成風。」領事館認為他們經濟能力不足,他們就遞交副經濟擔保書,但是領事館還是不批,主要是懷疑他們是假結婚。 「几年前,纽约华人社区买卖经济担保书成风。」领事馆认为他们经济能力不足,他们就递交副经济担保书,但是领事馆还是不批,主要是怀疑他们是假结婚。

這些案件本來不能辦,但是移民事務所仍然照辦,主要做這類申請「只賺不賠」。这些案件本来不能办,但是移民事务所仍然照办,主要做这类申请「只赚不赔」。 這些申請人都是人介紹人,老鄉相信老鄉。这些申请人都是人介绍人,老乡相信老乡。 「有人做過研究,事務所做成一個,就會帶來六個客人。若不成功,只會帶走四個客人。」總的來說,移民事務所做這樣的申請比較合算。 「有人做过研究,事务所做成一个,就会带来六个客人。若不成功,只会带走四个客人。」总的来说,移民事务所做这样的申请比较合算。

她說,2005年前後,許多70多歲的華裔男公民前往中國尋找老伴。她说,2005年前后,许多70多岁的华裔男公民前往中国寻找老伴。 「這些人是真結婚。」但是,他們的問題是享受社會安全生活補助金(SSI),再加上買的副經濟擔保。 「这些人是真结婚。」但是,他们的问题是享受社会安全生活补助金(SSI),再加上买的副经济担保。 因為是真結婚,領事館還是給他們機會。因为是真结婚,领事馆还是给他们机会。 「今年3月,我收到四個批准書。」這些人的配偶拿到簽證的原因是,申請人常常回去探親,寄包裹,打電話,買房地產,委託書經過四級認證。 「今年3月,我收到四个批准书。」这些人的配偶拿到签证的原因是,申请人常常回去探亲,寄包裹,打电话,买房地产,委托书经过四级认证。 「有的申請四個月就批准了。」 「有的申请四个月就批准了。」

她說,她給廣州領事館寫信,對他們「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她说,她给广州领事馆写信,对他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她在信中說,這些老人都在美國生活多年,要在美國養老,不可能回到中國生活,回去只是找個老伴。她在信中说,这些老人都在美国生活多年,要在美国养老,不可能回到中国生活,回去只是找个老伴。 「一次不批,就會給他們帶來心理和生理負擔。」他們已經高齡,很難長期這種飛來飛去,一是經濟能力受限,二是身體也吃不消。 「一次不批,就会给他们带来心理和生理负担。」他们已经高龄,很难长期这种飞来飞去,一是经济能力受限,二是身体也吃不消。 「移民局也通情達理,批准他們配偶的簽證。」 「移民局也通情达理,批准他们配偶的签证。」

▋欺詐指標斷定真假 ▋欺诈指标断定真假

鄭毅說,調查人員有時打電話調查,有時也會親自去受益人家鄉實地考察。郑毅说,调查人员有时打电话调查,有时也会亲自去受益人家乡实地考察。 除了上述的直接調查外,領事館還運用一些「常見欺詐指標」(common fraud indicator)來判斷婚姻是否真實。除了上述的直接调查外,领事馆还运用一些「常见欺诈指标」(common fraud indicator)来判断婚姻是否真实。

他說,儘管沒有看到「常見欺詐指標」的原件,但是從一些案例中可以看出端倪。他说,尽管没有看到「常见欺诈指标」的原件,但是从一些案例中可以看出端倪。 他的一個申請人就遇到被欺詐指標衡量的情況。他的一个申请人就遇到被欺诈指标衡量的情况。 這名申請人為中國大陸的新婚妻子提出移民申請(I-130),移民局批准移民申請後,全國簽證中心將批准書轉到廣州領事館。这名申请人为中国大陆的新婚妻子提出移民申请(I-130),移民局批准移民申请后,全国签证中心将批准书转到广州领事馆。 但是,領事館面談受益人後,拒絕發給受益人簽證。但是,领事馆面谈受益人后,拒绝发给受益人签证。

申請退回美國移民局後,移民局將領事館的拒絕理由寄給申請人,讓申請人提出反駁。申请退回美国移民局后,移民局将领事馆的拒绝理由寄给申请人,让申请人提出反驳。 領事館信中指出該申請存在以下問題:申請人第一次到中國和受益人認識,幾天之內就舉行婚禮。领事馆信中指出该申请存在以下问题:申请人第一次到中国和受益人认识,几天之内就举行婚礼。 儘管受益人聲稱他們在結婚前就有所接觸,但是她拿不出任何證據。尽管受益人声称他们在结婚前就有所接触,但是她拿不出任何证据。 他們的婚姻關係證據就是幾天之內拍攝出來的「舞臺式的照片」(staged photographs)和四封信件。他们的婚姻关系证据就是几天之内拍摄出来的「舞台式的照片」(staged photographs)和四封信件。

領事館信中說,儘管申請人在2009年1月回到中國大陸,但是這次旅行是在受益人簽證被拒絕之後,「很明顯地是想推翻領事館的發現」。领事馆信中说,尽管申请人在2009年1月回到中国大陆,但是这次旅行是在受益人签证被拒绝之后,「很明显地是想推翻领事馆的发现」。 而且,申請人在2006年的年收入是1萬3000元,但是申請人並未證明3000元的旅費從何而來。而且,申请人在2006年的年收入是1万3000元,但是申请人并未证明3000元的旅费从何而来。

領事館發現,申請人和受益人再婚前都和前配偶離婚不到一年。领事馆发现,申请人和受益人再婚前都和前配偶离婚不到一年。 在到領事館面談時,受益人稱他們在結婚前有所接觸,但是受益人並未拿出證據證實他們在婚前有所接觸。在到领事馆面谈时,受益人称他们在结婚前有所接触,但是受益人并未拿出证据证实他们在婚前有所接触。 他說,領事館認為「他們的照片看起來像演戲」。他说,领事馆认为「他们的照片看起来像演戏」。 領事館在信中提出疑問:「有些照片就是夫妻倆人新婚之夜躺在床上。但是,正常夫妻誰會願意讓別人到房間裡拍攝在床上的照片?」领事馆在信中提出疑问:「有些照片就是夫妻俩人新婚之夜躺在床上。但是,正常夫妻谁会愿意让别人到房间里拍摄在床上的照片?」

▋專門機構調查作假 ▋专门机构调查作假

曹楊親民從最近案件中發現,國務院外交安全服務局(Diplomatic Security Service)開始調查結婚移民的申請。曹杨亲民从最近案件中发现,国务院外交安全服务局(Diplomatic Security Service)开始调查结婚移民的申请。 過去,領事館主要調查外國受益人的情況,現在他們把調查的範圍從國外延伸到美國國內了。过去,领事馆主要调查外国受益人的情况,现在他们把调查的范围从国外延伸到美国国内了。

她說,對申請人和受益人雙方都在美國的調查一直都有。她说,对申请人和受益人双方都在美国的调查一直都有。 」外州調查的比較多,紐約調查的少。 」外州调查的比较多,纽约调查的少。 「她估計,這可能是紐約申請人眾多的原因。調查人員會拿照片給其親友觀看,問他們是否認識這個人,試圖從中發現假的婚姻。 「她估计,这可能是纽约申请人众多的原因。调查人员会拿照片给其亲友观看,问他们是否认识这个人,试图从中发现假的婚姻。

她的這位申請人是美國公民,今年50多歲,結過三次婚。她的这位申请人是美国公民,今年50多岁,结过三次婚。 第三個妻子住在福建省,今年40多歲,此次婚姻是這名婦女的第二次結婚。第三个妻子住在福建省,今年40多岁,此次婚姻是这名妇女的第二次结婚。 公民為其第三個妻子提出移民申請,批准書寄到廣州領事館,領事館就把申請放在一邊,申請人去信催問,回信講把「申請已轉到調查部門」。公民为其第三个妻子提出移民申请,批准书寄到广州领事馆,领事馆就把申请放在一边,申请人去信催问,回信讲把「申请已转到调查部门」。

後來,申請人的兒子給父親打電話,告知有人向他們夫妻詢問其父親的婚姻情況。后来,申请人的儿子给父亲打电话,告知有人向他们夫妻询问其父亲的婚姻情况。 「他們把照片給媳婦看,媳婦說不認識。」他們後來又約見申請人的兒子,兒子講「知道」。 「他们把照片给媳妇看,媳妇说不认识。」他们后来又约见申请人的儿子,儿子讲「知道」。 他們並給申請人兒子一張名片,名片上的機構就是國務院外交安全服務局。他们并给申请人儿子一张名片,名片上的机构就是国务院外交安全服务局。 她說,調查人員還約見申請人,告訴他調查人員已經查出,他曾經和第一個妻子去年一起回國。她说,调查人员还约见申请人,告诉他调查人员已经查出,他曾经和第一个妻子去年一起回国。 他們還對他的財務狀況進行調查,從中發現申請人和第一個妻子共同出錢購買房屋。他们还对他的财务状况进行调查,从中发现申请人和第一个妻子共同出钱购买房屋。

▋面談公民提出疑問 ▋面谈公民提出疑问

曹楊親民說,調查人員還約申請人面談,共問了三個小時。曹杨亲民说,调查人员还约申请人面谈,共问了三个小时。 「他們拿出資料,一一訊問,並表示還有許多資料,但是不給申請人看。」他們認為,這個婚姻是假的,並表示還要繼續調查。 「他们拿出资料,一一讯问,并表示还有许多资料,但是不给申请人看。」他们认为,这个婚姻是假的,并表示还要继续调查。 「他們在2003年結婚,但第三任妻子到現在沒有拿到移民簽證。」 「他们在2003年结婚,但第三任妻子到现在没有拿到移民签证。」

申請人的第三任妻子和前夫生有兩個孩子。申请人的第三任妻子和前夫生有两个孩子。 其前夫是美國永久居民,申請其中一個孩子來美,另一個留在中國。其前夫是美国永久居民,申请其中一个孩子来美,另一个留在中国。 廣州領事館拒絕其移民簽證申請後,將申請退回美國。广州领事馆拒绝其移民签证申请后,将申请退回美国。 移民局確認後,又批准申請,轉回廣州。移民局确认后,又批准申请,转回广州。 廣州領事館第二次面談,交給國務院有關部門調查,最後拒絕發給簽證。广州领事馆第二次面谈,交给国务院有关部门调查,最后拒绝发给签证。

她認為,多次結婚已經成為調查的重點。她认为,多次结婚已经成为调查的重点。 調查人員一定下了很多功夫來調查這個案件。调查人员一定下了很多功夫来调查这个案件。 例如,申請人和第一個妻子同乘一個航班前往中國,也被調查人員查出。例如,申请人和第一个妻子同乘一个航班前往中国,也被调查人员查出。 「調查人員一定把申請人的婚姻狀況摸個一清二楚,然後再從乘客名單中查找,最後找到兩人同行。」 「调查人员一定把申请人的婚姻状况摸个一清二楚,然后再从乘客名单中查找,最后找到两人同行。」

廣州領事館對婚姻綠卡的拒絕率很高。广州领事馆对婚姻绿卡的拒绝率很高。 許多申請都要求補件,有的補件能通過,有的補件不能過。许多申请都要求补件,有的补件能通过,有的补件不能过。 領事館認為,如果真的婚姻,可以拖得很久,但是假的婚姻不會拖那麼久。领事馆认为,如果真的婚姻,可以拖得很久,但是假的婚姻不会拖那么久。 假結婚一般是為了賺錢,如果辦不成,他們就會退回申請。假结婚一般是为了赚钱,如果办不成,他们就会退回申请。 「如果是真的婚姻,最後一定會批。」 「如果是真的婚姻,最后一定会批。」

▋領館多拒律師不滿 ▋领馆多拒律师不满

紐約移民律師王維山說,廣州領事館以拒絕率高聞名。纽约移民律师王维山说,广州领事馆以拒绝率高闻名。 如果是年輕男女結婚,提供資料齊全,一般都會批准。如果是年轻男女结婚,提供资料齐全,一般都会批准。 但是,如果過去有婚史,就很難。但是,如果过去有婚史,就很难。 被拒絕的申請人以福建籍人士居多,還有個別是廣東人。被拒绝的申请人以福建籍人士居多,还有个别是广东人。 未婚妻(夫)簽證(K-1)也是如此。未婚妻(夫)签证(K-1)也是如此。

他說,去年一些美國移民律師集體給美國國務院和國會寫信,對廣州領事館的做法表示不滿。他说,去年一些美国移民律师集体给美国国务院和国会写信,对广州领事馆的做法表示不满。 其不滿的原因是,領事館拒絕移民申請後,並不提出具體理由,只說句「懷疑婚姻不真實」就退回了。其不满的原因是,领事馆拒绝移民申请后,并不提出具体理由,只说句「怀疑婚姻不真实」就退回了。 信中列出二、三十種拒絕的理由,甚至「不懂英語」也是其中一條。信中列出二、三十种拒绝的理由,甚至「不懂英语」也是其中一条。 這些律師指責廣州領事館「太主觀武斷」。这些律师指责广州领事馆「太主观武断」。

他估計,有婚史的移民申請拒絕率達到80%。他估计,有婚史的移民申请拒绝率达到80%。 「拒絕的原因什麼都有,移民律師很難判斷。」廣州領事館一句「不相信」就拒絕了。 「拒绝的原因什么都有,移民律师很难判断。」广州领事馆一句「不相信」就拒绝了。 「領事官員有酌情裁判權,受益人一點反駁的機會都沒有。」這不像在美國法庭,申請人還有上訴的機會。 「领事官员有酌情裁判权,受益人一点反驳的机会都没有。」这不像在美国法庭,申请人还有上诉的机会。 「美國國內和國外對移民申請的處理不同,實行雙重標準。」 「美国国内和国外对移民申请的处理不同,实行双重标准。」

他認為,結婚移民不可能都是假的。他认为,结婚移民不可能都是假的。 但是,因為發現有假結婚,就不批准真結婚,「搞得誰也去不了」。但是,因为发现有假结婚,就不批准真结婚,「搞得谁也去不了」。 例如,一名福建籍男生十六、七歲來美,在美國上學、工作。例如,一名福建籍男生十六、七岁来美,在美国上学、工作。 「因為想到挑選餘地比較大」,他回到福建找個女朋友。 「因为想到挑选余地比较大」,他回到福建找个女朋友。 兩人結婚後,男生為妻子申請移民,因為被懷疑假結婚而拒絕。两人结婚后,男生为妻子申请移民,因为被怀疑假结婚而拒绝。 「現在,妻子已經懷孕。小夥子只能幾個月去中國一趟。」 「现在,妻子已经怀孕。小伙子只能几个月去中国一趟。」

▋中年男性最難申請 ▋中年男性最难申请

陳梅說,她感到現在最難申請的是40多歲申請人,他們的中國配偶有兩個孩子。陈梅说,她感到现在最难申请的是40多岁申请人,他们的中国配偶有两个孩子。 「許多案件是移民局批准兩次,領事館拒絕兩次。」有的申請在2002年提出申請,八年過去了,現在渺無音訊。 「许多案件是移民局批准两次,领事馆拒绝两次。」有的申请在2002年提出申请,八年过去了,现在渺无音讯。

例如,一名40多歲美國公民和妻子離婚後,回到福州找了一個帶有兩個孩子的離婚婦女。例如,一名40多岁美国公民和妻子离婚后,回到福州找了一个带有两个孩子的离婚妇女。 結婚前後,美國公民共回國兩次,結婚後提出移民申請。结婚前后,美国公民共回国两次,结婚后提出移民申请。 兩人在照相館照了結婚照。两人在照相馆照了结婚照。 「但是,廣州領事館拒絕批准,認為結婚照一看就是假的。而且,申請人三年沒有回去。」她說:「我看不出來這些照片是假的,移民局也沒有看出來,因此又批准一次。」 「但是,广州领事馆拒绝批准,认为结婚照一看就是假的。而且,申请人三年没有回去。」她说:「我看不出来这些照片是假的,移民局也没有看出来,因此又批准一次。」

王維山也有同感。王维山也有同感。 他的一個40多歲的男性申請人,離婚後回到福州和一個離婚婦女結婚,然後申請女方和子女來美。他的一个40多岁的男性申请人,离婚后回到福州和一个离婚妇女结婚,然后申请女方和子女来美。 廣州領事館拒絕發給簽證,將申請退回移民局。广州领事馆拒绝发给签证,将申请退回移民局。 移民局進行調查,發現其手機沒有用本人的姓名,地址也不是自己的報稅地址。移民局进行调查,发现其手机没有用本人的姓名,地址也不是自己的报税地址。

移民局還調查其私人匯款公司的存底,檢查申請人是否給中國受益人匯款,但是匯款公司拒絕提供存底,移民局無法查證。移民局还调查其私人汇款公司的存底,检查申请人是否给中国受益人汇款,但是汇款公司拒绝提供存底,移民局无法查证。 申請人提供回紐約至福州的飛機票及在中國的結婚照片。申请人提供回纽约至福州的飞机票及在中国的结婚照片。 後來,移民局再次批准,批准書轉到廣州領事館。后来,移民局再次批准,批准书转到广州领事馆。 但是,領事館還是不批。但是,领事馆还是不批。 「因為受益人孩子超齡了,申請人不做了。」 「因为受益人孩子超龄了,申请人不做了。」

▋機械運用殃及無辜 ▋机械运用殃及无辜

鄭毅認為,領事館制定欺詐指標防止假結婚,但是這些指標畢竟只是猜測,領事館有時機械地運用這些指標,導致許多真實的婚姻也被認為是欺詐,簽證被拒絕,真正夫妻不能團聚。郑毅认为,领事馆制定欺诈指标防止假结婚,但是这些指标毕竟只是猜测,领事馆有时机械地运用这些指标,导致许多真实的婚姻也被认为是欺诈,签证被拒绝,真正夫妻不能团聚。

他舉例說,領事館認為缺乏長途電話單和通信是婚姻不真實的指標之一。他举例说,领事馆认为缺乏长途电话单和通信是婚姻不真实的指标之一。 可是,隨著現代通訊技術的發展,許多人都通過視頻聊天而不打電話。可是,随着现代通讯技术的发展,许多人都通过视频聊天而不打电话。 即使打電話,也不用電話公司的長途服務,而是用電話卡或網路電話等,因此他們無法拿出證據。即使打电话,也不用电话公司的长途服务,而是用电话卡或网路电话等,因此他们无法拿出证据。

領事館認為,照片少或照片集中在某一個短的時期,而不是分散在很長的時間內,也是婚姻不真實的指標之一。领事馆认为,照片少或照片集中在某一个短的时期,而不是分散在很长的时间内,也是婚姻不真实的指标之一。 畢竟,申請人和受益人相隔很遠,申請人不可以經常回去,所以提出分散在不同時間段的照片比較困難。毕竟,申请人和受益人相隔很远,申请人不可以经常回去,所以提出分散在不同时间段的照片比较困难。 申請人考慮到領事館重視照片而特意照的一些照片,又會被領事館認為是在「表演」,實在不知如何是好。申请人考虑到领事馆重视照片而特意照的一些照片,又会被领事馆认为是在「表演」,实在不知如何是好。

領事館認為,申請人和受益人缺乏財政混合在一起的證據,也是婚姻不真實的指標。领事馆认为,申请人和受益人缺乏财政混合在一起的证据,也是婚姻不真实的指标。 但問題是一個人在美國,另一個人在中國,受益人還沒有移民到美國,不可以開共同銀行帳戶,持有共同的信用卡。但问题是一个人在美国,另一个人在中国,受益人还没有移民到美国,不可以开共同银行帐户,持有共同的信用卡。 受益人沒有社安卡,也不可以買人壽保險。受益人没有社安卡,也不可以买人寿保险。

申請人第一次回去訪問就和受益人結婚,或者雙方各自離婚不超過一年就結婚,被領事館認定婚姻肯定不真實,也有失偏頗。申请人第一次回去访问就和受益人结婚,或者双方各自离婚不超过一年就结婚,被领事馆认定婚姻肯定不真实,也有失偏颇。 有人確實在出國前就認識,或在網上認識很久,然後回去結婚。有人确实在出国前就认识,或在网上认识很久,然后回去结婚。

領事館要求申請人提供向受益人匯款的證據,也不合理。领事馆要求申请人提供向受益人汇款的证据,也不合理。 目前,中國的生活水平也提高了,為什麼一定要申請人向國內匯款?目前,中国的生活水平也提高了,为什么一定要申请人向国内汇款? 鄭毅認為,如果全部按照指標判斷,肯定會出差錯。郑毅认为,如果全部按照指标判断,肯定会出差错。

▋充分準備據理力爭 ▋充分准备据理力争

鄭毅建議,在提出婚姻移民申請時,盡可能要把材料準備紮實充分,多收集證據,才不至於被領事館退回。郑毅建议,在提出婚姻移民申请时,尽可能要把材料准备扎实充分,多收集证据,才不至于被领事馆退回。 但萬一被錯誤地認定為不真實婚姻,不論是反駁移民局的「意圖撤銷信」 (Intent to Revoke)或向移民上訴委員會上訴,都一定要請律師據理反駁爭取。但万一被错误地认定为不真实婚姻,不论是反驳移民局的「意图撤销信」 (Intent to Revoke)或向移民上诉委员会上诉,都一定要请律师据理反驳争取。

他說,如領事館懷疑婚姻不真實,在拒簽後會把檔案退回美國移民局,要求移民局撤銷以前的移民批准(I-130),並附上領事館懷疑婚姻不真實的理由。他说,如领事馆怀疑婚姻不真实,在拒签后会把档案退回美国移民局,要求移民局撤销以前的移民批准(I-130),并附上领事馆怀疑婚姻不真实的理由。 檔案從領事館轉回美國國內的移民局需要將近四到六個月。档案从领事馆转回美国国内的移民局需要将近四到六个月。

移民局收到退件後,會寄一封通知給美國申請人,告知移民局收到了領事館的請求,有理由相信婚姻是不真實的,移民局因此意圖撤銷以前批准的移民申請。移民局收到退件后,会寄一封通知给美国申请人,告知移民局收到了领事馆的请求,有理由相信婚姻是不真实的,移民局因此意图撤销以前批准的移民申请。 如申請人認為領事館的理由不成立,通常有60天的時間補充材料和提出反駁。如申请人认为领事馆的理由不成立,通常有60天的时间补充材料和提出反驳。

移民局收到申請人補充的材料或反駁後,會做出兩種決定:一、相信是真結婚,維持原來對移民申請的批准決定,檔案又通過簽證中心轉到領事館,受益人一般可以拿到簽證。移民局收到申请人补充的材料或反驳后,会做出两种决定:一、相信是真结婚,维持原来对移民申请的批准决定,档案又通过签证中心转到领事馆,受益人一般可以拿到签证。 二、移民局認定婚姻確實不真實,撤銷以前批准的移民申請。二、移民局认定婚姻确实不真实,撤销以前批准的移民申请。 如果申請人對此不服,可在15天內向移民上訴委員會(BIA)提出上訴。如果申请人对此不服,可在15天内向移民上诉委员会(BIA)提出上诉。

▋真實婚姻最為重要 ▋真实婚姻最为重要

曹楊親民說,她曾經經手一個申請案件。曹杨亲民说,她曾经经手一个申请案件。 女方已經來到美國,與公民結婚整整十年,但沒有拿到綠卡。女方已经来到美国,与公民结婚整整十年,但没有拿到绿卡。 女方無法工作、旅行。女方无法工作、旅行。 他們接受過分別問話,但因處理案件的移民官調走了,檔案放在那裡沒有人管。他们接受过分别问话,但因处理案件的移民官调走了,档案放在那里没有人管。 「申請四五年後又回到原點。」今年3月,受益人才拿到綠卡。 「申请四五年后又回到原点。」今年3月,受益人才拿到绿卡。 「我打電話通知他們,他們聽了連說十年了,就哭出聲來。」 「我打电话通知他们,他们听了连说十年了,就哭出声来。」

她說,假結婚的就不用說了。她说,假结婚的就不用说了。 就是真結婚,有人也拖不起,就分手了。就是真结婚,有人也拖不起,就分手了。 「綠卡老是下不來,許多人感情淡了。」如果過去有婚史,移民官就會詢問過去的婚姻情況,申請移民將會更難。 「绿卡老是下不来,许多人感情淡了。」如果过去有婚史,移民官就会询问过去的婚姻情况,申请移民将会更难。 「因此,不要把婚姻當作獲得綠卡的一個途徑。」 「因此,不要把婚姻当作获得绿卡的一个途径。」

許多華人申請配偶被拒是因為經濟能力不足。许多华人申请配偶被拒是因为经济能力不足。 例如,有的人年收入很低,不到一萬元,後來又加上副擔保。例如,有的人年收入很低,不到一万元,后来又加上副担保。 有的人的申請被拒絕是因為雙方年齡差別過大,領事館的理由是,年齡差別過大,不容易產生感情。有的人的申请被拒绝是因为双方年龄差别过大,领事馆的理由是,年龄差别过大,不容易产生感情。

不過,這也不是絕對的。不过,这也不是绝对的。 她曾經辦理一個申請,女方是公民,比男方大20歲。她曾经办理一个申请,女方是公民,比男方大20岁。 但是,女方是個富婆,不僅年收入上百萬,還有許多不動產。但是,女方是个富婆,不仅年收入上百万,还有许多不动产。 移民局認為,她這麼有錢,根本不需要靠結婚賺錢,因此批准其申請。移民局认为,她这么有钱,根本不需要靠结婚赚钱,因此批准其申请

原创文章,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转载自熊猫美国签证 [ http://www.usaqianzheng.com ],违者必究。

评论